我是如何给股市、股票估值的?

很省股票 35 0


我是如何给股市、股票估值的? 股票配资


 

经常有朋友问我:腾腾爸,你是如何给股市估值的,又是如何给某只具体的股票定价的呢?
说实在的,这个话题是一个很大的话题。
大到什么程度呢?
大到自股市成立以来,无数仁人志士抛头颅洒热血争来吵去也没弄明白。更有一批爱掉书袋、对自然基础科学有特殊癖好的人,撅着腚研究了一辈子公式,把微积分不定积分划算得滚瓜烂熟了,但对股市也没计算出个所以然来。
众所周知的大科学家牛顿同志,在炒股失败之后,也不得不喟然长叹:我计算得出天体运行的轨迹,但我计算不出人类的疯狂。
以前我们也谈到过,股市是一个人的市场,是一个资本的集合,中间固然有基本的价值规律在潜移默化间运行,但人性、人情、人的心理却也在其间发挥着重要的、不可替代的影响。
如果世上真有一道放之四海而皆准、能够一劳永逸的公式应用于股市,巴菲特还能是巴菲特吗?
甚至股市,还能是股市吗?

但是,讲到这里,我们得打住,腾腾爸需要特别说明、格外强调一下——以上所述,并不是意味着我们就反对给股票价格寻找计算公式。
我想表达的意思是:我们永远无法精确地为股市或某只股票计算价格,但是模糊地计算一下,还是可以的。

看到这里可能又有朋友钻针眼里挑刺啦:腾腾爸你又废话,说这么多,一会儿能计算一会儿又不能计算的,有什么意思,好玩是吧?你这不是抠字眼吗?
一是写书很累,二是腾腾爸又不是说相声的,我可没有心情到这里浪费这么大精力来逗你玩。
我说这么多,是想告诉你,想以精确的态度来计算和看待股市,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正确。既然人性的心理影响和夸大着股市的涨跌,那么我们只能以模糊的态度来泰然处之。
若不能接受这一点,那么我们今天的讨论将驴头不对马嘴。腾腾爸对您无话可说。请马上离开。我只继续给能接受这个观点的人解说。

腾腾爸一直有个观点,只要掌握了正确的方法,投资股票并非一件复杂的工作,我们完全没有必要把原本简单的东西搞得过于复杂。
尤其是对于我们这些小散户而言,与机构、大户相比,没有那么大的财力,没有那么大的人力,没有那么大的渠道,我们再想着和他们一样玩精确的艺术,那不是异想天开吗?
所以我一直强调,计算股市的公式,不能超过小学生的水平。
在我眼中,一切超过小学生计算能力的股市计算公式,都是假大空。
在我这里是要一律扫地出门的(这种观点,很多投资大师都表达过,格雷厄姆老先生在他的《聪明的投资者》一书中也专门讲述过。当然,腾腾爸这样认为,您尽可以认为是腾腾爸学历低,只好这样强词夺理了哈,高学历者尽可就此避让哈)!

我们以前专章探讨,一再反驳股市赌场论。可能会有朋友不耐烦地质询:股市是不是赌场这个问题重要吗?它是不是赌场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我告诉你这个问题的关系,可大了,一方面它决定着我们如何看待市场问题,这对我们的价值取向、交易心理都有着决定性的影响;另一方面,它也跟我们今天所要谈的股市价值、股票价格有着决定性的影响。
若你把股市当成了赌场,那么我们就可以认为,股市是没有价值的,也是没有价格可以估算的。把购买一只股票当成一次赌博下注行为,那么我们购买的这只股票也是没有价值没有价格的。
赌场就是这样,你赢了你就得到了一切,你输了你就什么也没有了。
要么得到一切,要么失去一切,这样的行为,怎么估值,怎么定价?
取它们的中间值吗?
所以只有你把买卖股票当成一种投资行为,股市的价值、股票的价格,我们才能从头谈起。

以上部分,算是温习功课。下面,我们正式开始今天的话题。

 

1

股市的估值



如果大家都认识到买卖股票是一种投资行为,那么,我们就进一步地探讨一下,投资是怎样进行的、投资中的资本又具有哪些天然的属性呢?
腾腾爸农村孩子出身,我就以农村人常做的事情,做一个简单形象的举例和说明:假如说,第一年,你种了一亩玉米,你邻居种了一亩大豆,都一样辛苦地锄草、间苗、施肥,秋收后,你发现自己收入500块钱,而你邻居居然收入了1000块钱。那么,你下一年会怎么办呢?
我想,只要不憨的话,你的理性选择将是改种大豆,而你的邻居,也将继续种豆。
所以第二年结果是什么呢?
大豆多了,价格下降,于是你挣了750块钱,你邻居也挣了750块钱。
对于你来说,你的利润增加了,对于你邻居来说,他的利润降低了——但花一样的代价之后,你们的收益一样了。
站在市场的角度来看,市场平衡了。
所以,投资就是这样进行的:付出一定的成本(资本),得到一定的收益(利润)。
而资本的属性是什么呢?
书本上讲了很多,腾腾爸只强调一条:来自于不同行业的资本,总是具有一种天然的寻找公平的本能。
这话有点学究的味道,不理解的话,目光朝上移三行,看看那个种豆、种玉米的举例。
我想,你一定能明白我的意思。

投资于股市的资本也是资本。既然是资本,它就具有资本的一切属性。当它在股市里的收益率低于社会上的资本时,股市的资本就会流出股市。这个时候的股市当然就表现得低落、不振。而当股市里的收益率高于社会上的资本时,社会资本便会向着股市的方向蜂拥而入。这个时候的股市当然就会表现得喧嚷、高涨。
低落就是熊市。
高涨就是牛市。
那么这种资本的流入或流出,什么时候会结束呢?
完美的、绝对理性的、不带一丝一毫偏差的答案应是:当股市内外的资本收益率完全一致的时候。
全社会的资本收益率是什么呢?
就是利率。
具体说点,就是银行利率。
也就是说,从总体上、长周期上看,股市的收益率和银行的利率水平在理论上应是相等的。
这一点很重要,这是我们对股市进行估值的基础。

在进一步探讨前,我们先记住一个公式:

 

 

利率=收益/资本



那么,股市的估值衡量指标都有哪些呢?有市盈率,有市净率,当然,还有其他很多。我们这里只讲市盈率。
股市的市盈率是怎样计算的呢?
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公式:市盈率=股价/每股收益
这个公式,计算单只股票时很好计算,因为每股股价和每股收益(也可称之为利润)是确定的。计算股市总体市盈率,也很好计算,因为股市总市值和股市总收益也是确定的。
但是这样的计算,毕竟只是对现实股市、股票价格的反应。而我们需要讨论的是,超越现实的市盈率,如何给股市和股票确定一个合理的标准的市盈率,用现实的与标准的相对照,从而对比出现实的价格到底是低估还是高估。
这样的计算和对比,才是我们今天所需要的。
而这就是我刚才绕了那么大舌头给你唠道股市投资、股市资本的原因——当我们引入资本和收益的概念时,股市的总体市盈率公式则可以做出如下变化:市盈率=资本/收益。
这个不难理解吧?
大家对照一下这个公式和上边利率的公式有什么异同?
——我听到了,有朋友在交头结耳,小声议论。
对了,二者,是一种倒数关系。
有同学答对了。

倒数是小学五年级的知识。


股市整体市盈率=1/利率

但是,看到这个公式,又会有一些半瓶子醋的朋友举手提意见了:腾腾爸,这个公式早就有了,是你发明的吗?
哥们儿,我告诉你,你又急了:我说过这个公式是我发明的吗?我现在只是在给你讲授知识——很多新来的朋友,虽然也有可能知道这个公式,但他不知道这个公式到底是怎么推导来的。
我有责任,有义务,给他们详细讲解——只有详细讲解,他们才能对我下边要讲的东西理解透彻、记忆深刻。
别打断我,我接着讲——我告诉你,腾腾爸没有自己的东西,光拾人牙慧,敢在这里显摆吗?
你急什么呀你?

当我们想计算一下合理的股市市盈率,到底应该怎么计算呢——关键的一点,倒数下的分母,也就是这个利率怎么确定呢?
通用的方式,不用计算,就选用国家公布的银行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
比如说,前几年,银行一年期存款利率最高接近4%——就以4%计算吧,当时的股市合理市盈率是多少呢?
/%=25。
也就是说,2014年牛市启动前的几年,在国家一年期银行存款利率在4%左右时,股市的合理市盈率大约在25倍左右。
但是当时股市现实中的市盈率是多少呢?最低的时候,在十一二倍上下。
所以,当时,明显是低估的。
这就是腾腾爸当时在大盘极度低落时敢于投资股市的原因。
2015年股灾发生后,国家公布的一年期银行定定基准利率在2%左右。
如此计算,大盘的合理市盈率是多少呢?大约50倍左右。
而彼时沪市总体市盈率又降到20倍以下,距离理论上计算出的合理市盈率50倍,还有相当一段距离。

这就是大盘下降到3000点以后,我反复撰文提示投资机会的原因,也是我在股灾后一直坚信牛市并没有完结的理论根据之一。因为,按照当时的国家经济形势,货币政策整体上处在宽松周期,整体利率水平还会下降——在宽松的环境下,市场中流行的“又回大熊市”的观点是过于悲观了,这种判断的基础是不存在的。

 

当然,聊到这里,可能会有朋友疑问:有些发达国家,已经是零利率、甚至是负利率了,要是按上述公式计算,股市的合理市盈率不是无穷大了吗?
可能吗?股市能不受限制地永远地涨下去?
所以,这就说明,我们选用一年期银行存款利率作为计算股市合理市盈率的标准,是有缺陷的。
问题出在哪呢?
如刚才上文中在推导市盈率和社会资本利率的关系时,我们所强调的:那个倒数的分母,也就是那个利率,是全社会资本的总体利率。
我们为了计算的方便,把它简单地归结成了银行的存款利率。
银行的存款利率是衡量社会总资本利率的一个指标,但不是唯一指标:至少,还有贷款利率。
一般而言,相同期限的存款利率,一定会小于贷款利率——这样银行才能赚钱。
所以,在估算股市总体的合理市盈率时,当我们选用存款利率时,这个合理的市盈率会大一些,而当我们选用贷款利率时,这个合理的市盈率又会小一些。
我认为,应当将二者加一块,平均一下,取平均值计算,才更合理一点。
所以,再以当年银行一年期存款利率为4%时为例,当时银行后一年期贷款利率是多少呢?6%多一点。为了计算方便,我们干脆就以6%算吧。
那么腾腾爸的计算就是:(4%+%/2=5%,则合理市盈率=1/%=20
所以20倍,就是当时腾腾爸给股市的总体估值。
那么选取4%与6%作为计算标准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选4%时,市盈率是25倍;选6%时,市盈率大约是16倍。
这两个数据有什么意义吗?
当股市现实中的市盈率是低于16倍的时候,我认为,是明显低估的;当高于25倍的时候,是明显高估的。当达到20倍的时候,是合理的。

我们可以把16倍当成低估的端点、20倍当成价值中枢、25倍当成高估的端点看待,从而对我们的投资行为进行指导和参考。
一般地说,当低估的时候,我们应大胆地入市,当高估的时候,我们应当尽量远离股市。


需要格外强调的是,在推算股市到底能涨或跌到多少倍市盈率时,我们不要教条地死守中值,一定要记住股市还有一个著名的“钟摆理论”:当股市趋势形成后,股市要么涨过头,要么跌过头。也就是说,在具体的实战中,我们依靠上述方法计算股市估值时,得结合当前的趋势,再作比较和判断。
打个比方,假如现在是从熊市往牛市走的,当大盘达到你计算出的“合理市盈率”倍数时,会不会就是到顶了呢?
不会,指数一定会越过这个数字,往你计算的那个极端方向赶去。在腾腾爸眼里,当股市达到或越过那个倍数时,股市就是越过了均衡阶段(合理的投机阶段),而进入了疯狂的投机阶段(博傻阶段)。这个时候,作为投资者,是应该理性、果断并有序地退出的。

反之,亦然。

 

股市整体的合理市盈率是社会资本利率的倒数之说,并非腾腾爸的发明。在提到这条公式或者说规则时,大家经常会提到一个“社会无风险利率”。认为用社会无风险利率计算市盈率是最公平最可靠的。但社会无风险利率是怎样计算的呢?教科书的回答比较抽像——它说,社会无风险利率是由社会资本的平均回报率决定的。

一句话,就这么简单。

所以专家们在计算市盈率选取社会无风险利率时,数据多有出入。

上述所载,是腾腾爸的方法。

多年来,在使用过程中,自我感觉还是比较符合中国A股的实际,也是比较中肯的。所以今天王婆卖瓜式地兜售一回,仅供朋友们参考吧。



2

个股的估值


下面,再谈谈我是如何给个股估值、定价的。
投资于个股的资本也是资本。既然如此,理论上讲,投资于个股的资本的收益率,也应该至少与社会资本利率持平。只有这样,才会有人投资于个股。而投资于个股的资本的收益率,就是个股的股息率。

利息是资本的价格,股息就是投资资本的价格。这一点,应该好理解,争议不大。
因为我们个人不能像银行那样放贷(别抬杠,高利贷不算),所以在确定社会资本利率时,我们别无选择,只有选银行基准存款利率作为标准。
下面我就举个例子,来演示我是如何用股息率和银行存款利率来给个股估值、定价的。

——曾经有网友问我:腾腾爸,你以前在帖子中多次讲到,你认为雅戈尔的合理价格在每股15——0元间,你是如何计算出来的?
我当时的回答:我蒙的!
其实,我能是蒙的吗?
现在,我就以雅戈尔为例进行一番演示:

当年雅戈尔股价在5、6块钱上下沉浮时沉浮时,一股分红大约是5毛钱,股息率竟然高达10%左右。而当时一年期存款利率是多少呢?3%不到。也就是说,股息率竟然是银行的3-4倍。那么雅戈尔股价到多少,股息率才能降到跟银行利率相当呢?
就是20块左右啊。
为保守起见,我将这个数字做了一点下调,将其划分成一个区间,“15——20元”之说由此而来。
后来,我在网上看到有一些朋友用其他方法也测算出小雅的合理价格在20元左右,真有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
而那些朋友是怎么算出来的呢?
扒雅戈尔历年年报、季报,然后撅着腚算几个星期(没有几年的工夫,有些数据是搜集不来的),最后得出的结论竟然跟我用一分钟时间算出来的数据完全一致!
想到这,腾腾爸就得意非凡。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我们过会儿再谈。

当然,自我吹嘘一番后,我还得再解释一个网友感兴趣的问题:2015年雅戈尔到了20元之后,我怎么没有马上抛掉呢?
我们以前说过了,我把投资分成三个阶段:价值投资阶段(低估期),合理的投机阶段(均衡期),疯狂的投机阶段(博傻期)。这也是符合钟摆理论的。
雅戈尔在股价达到15——20元区间时,我认为只是刚过低估期,未来会有一段合理的投机阶段,因此,在雅哥15元上下时我即将本金抽回,对剩余筹码进行了坚定的持有,当股价超过20元时,为享受合理的投机利润,我继续持有,并没有急于马上出手。后来在达到最高点、接近26元时,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此时大盘跌创新高,而雅哥却很难再创新高了,在25——26元间反复磨蹭震荡。说是“有趣”实际上只是一种叙述的方便,当时真实的心情,是非常郁闷。这种现象给了我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内心开始焦躁不安。于是,在这个区间,我对持有已近十年的雅戈尔,开始了第二次的大幅减持。并把减持出来的现金,以“买八留二”的方式,拿出80%的比例购入当时从市盈率看起来更有吸引力的银行股,剩余的20%的现金留存在手,以备不时之需。因为彼时雅迷众多,而银行作为大烂臭的代表在市场上颇不受待见。所以我为此番操作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拔鲜花种毒草行动”。事实上证明,正是这一番操作,为我后来应对股灾争取到了巨大的回旋空间。股灾发生后,救市资金大买银行股。我亦在股灾1.0后期的大反弹中,将新入的银行仓位沽清,从而很好地保全了这部分利润。

上述操作,无论是持有还是沽出雅戈尔、购入还是重新卖出银行股,我依据的标准之一,就是上述市盈率方面的计算法则。

股市的估值,股票的定价,在我腾腾爸这儿,就是这么简单。

事实证明,亦是行之有效的。

 


3

一个歪理斜说

 

讲到这里,腾腾爸通过市盈率为股市及个股估值的方法基本就介绍完毕了。有一个与此有关、也可能是朋友们比较关心的话题,我们可以借此机会简单地聊一聊。

 

这就是:为股市或个股整体估值到底重不重要、需不需要?

 

市场上,我们经常会听到有人说:重要的是择股,择时并不重要。其理论依据是:只要找到好的股票,我们就可以安枕无忧,袖着手即可穿越牛熊。雪球上也有大V朋友动辄提出“孤岛十年”的概念。

对这个问题,我是这样认为的:

首先,我不否认找到好股票的重要。事实上,操作上的确有高手通过抱死挑选出的好股票的方式而达到超高收益率的目的。所以无论什么环境下,挑选好股票都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腾腾爸一再警惕泡沫股的原因。

其次,我也不否认选择入场时机的重要。格雷厄姆写作《聪明的投资者》,通篇分析议论下来,最后总结出了“安全边际”的理论,而这个理论的核心就是价格。格老甚至认为,只要价格合适,哪怕一只看似平庸的标的也可能成为一笔不错的投资。腾腾爸曾经在网络上跟朋友打过一个粗俗的比喻:“只要是价格足够的便宜,就是买狗屎来,也能赚钱”。话粗理不粗。而寻找合适的价格,就需要以估值作依据。不然靠什么呢?趋势,还是运气?若如此,那样的操作还称得上是投资吗?

择股与择时本身是不冲突的,就像我们说太阳是圆的并不能否认月亮是圆的一样。现在投资界经常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偏见冒出来影响我们的视听,这种“非我族类即灭之”的思想非常误人子弟。世界是立体的、包容并蓄的,不是平面的、单向排斥的。无论在投资方面,还是在工作、生活等其他方面,人生为我们出的多选题总是多于单选题。作为投资者,为了保持冷静和理性,一定要克服掉这种非此即彼的思维方式。

 

我探询了一下,发现“不辨牛熊、只择股不择时”的观点,来源于人们对于巴菲特先生一段话的误解。巴菲特的确对大家说过“只择股不择时”的话,但其说这番话的背景要想告诫大家不要试图通过利用不同时段内的股价波动做差价,原意是为突出长线持股、漠视短期波动的重要。只是这段话被教条主义者拿去做了机械的理解和宣传。

事实上,无论格雷厄姆,还是巴菲特,在辨析牛熊和个股估值方面都是做了很多功课的。格雷厄姆甚至在他的书中大段大段为我们总结牛熊市的主要特征,而巴菲特为了等待购入一只股票,甚至可以耐心等待十多年。这些真实可考的案例无不告诉我们:大师们是非常重视介入的“时机”的。

 

熊市中逐渐地购入股票,牛市中逐渐地卖出股票。

好标的,还得有好价格。

 

上述两项原则是估值理论带给我们的最大的收获。

以后再有人告诉您“不辨牛熊、只拣好股无脑买入”,我建议您可以直接将此人忽略掉。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